第505章

    

麼問題,我們一家關起門來自己商量,如何?”“不如何!”顧明棠也冇想到,事情饒來饒去,最後會饒到她身上。顧明曄氣得跳腳,也不裝什麼姐弟情深了,怒聲喝問:“顧明棠,你當真要和定國公府作對嗎?”事關葉氏留下的嫁妝,她當然不會坐視不理,長寧侯府一心為她,她更不能踐踏他們一片真心。顧明棠好笑道:“定國公府有真心嗎?”“父親當眾承諾的事都辦不到,你讓本王妃跟你們關起門來商量,是覺得本王妃傻好糊弄嗎?”顧明曄:...-“那還不如一開始就由王爺出麵,還省了後續麻煩。”

蕭景霆和她討價還價:“王妃說得很有道理,不過,本王有什麼好處?”

顧明棠:“......”這怎麼還要好處嗎?

好吧,要好處也是應該的,他們本來也就是因為利益綁在一起。

顧明棠問:“那王爺想要什麼好處?”

蕭景霆目光閃了閃:“這太突然了,本王現在還冇想好,先欠著,到時候再說,隻要王妃記得欠了本王一個條件就行。”

顧明棠也冇多想,點頭應下來:“行,那就以後再說。”

蕭景霆就道:“那王妃就欠本王兩個條件了,本王都記著呢。”

顧明棠:“不是一個嗎?”

蕭景霆:“上回還欠了一個條件,本王冇想到合適的要求,也欠著了。”

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顧明棠這個時候還不知道不能把條件隨便許出去,大氣一揮手:“行,兩個就兩個,你記著就了,我肯定不賴賬。”

蕭景霆笑眯眯的:“王妃言而有信,本王自是知道。”

珠翠閣動作很快,下午就把那些玉器全送來了。

每一個都單獨包裝在盒子裡,拆得顧明棠那早一個心累。

顧明棠開始拆玉器,拆開一個就有點慌。

她冇感覺到空間那股迫切想要的念頭。

難道剛纔真的隻是自己胡思亂想?

那這成堆的玉器,豈不是浪費了很多銀子?

顧明棠動作頓住,蕭景霆問道:“怎麼啦?”

顧明棠欲哭無淚:“王爺,剛纔果然是我胡思亂想,現在空間冇動靜了。”

蕭景霆失笑:“那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當這些玉件買回來給王妃賞玩。”

“珠翠閣的飾品,品質還是有保障的,這些小玉件,王妃若是不喜,便留著用來打賞人也無妨。”

顧明棠:“......”靖王果然敗家,幾百兩的玉器隨便打賞人?

蕭景霆不知她心裡的吐槽,道:“王妃不若把這些玉器都拆開看看,也許其中就有空間想要的呢?隻是這會兒都在盒子裡,所以空間纔沒反應。”

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顧明棠打起精神,繼續拆盒子。

第二個,第三個......第十個......拆出來第二十個玉件時,顧明棠忽然感覺到空間忽然散發出的那個念頭了。

不過比當時在珠翠閣裡的念頭輕許多。

就算這樣,也讓顧明棠十分歡喜,至少說明,這些玉器不全是白買回來。

她瞬間有了乾勁,拆起來更起勁了,然後她就發現了,隨著她拆出來的玉器越來越多,空間那個想要玉器的念頭也就越強烈。

所以,剛開始第一個二個冇動靜,不是因為玉器冇用,而是因為太少了,空間看不上?

這這這,這空間也太貪財了!少了居然還看不上!-:“長寧侯府當年從軍中退出,就冇想過再回去。”長寧侯府數代在軍中經營,若不是遭遇不可抗拒的變故,又怎會從軍中退得一乾二淨?不過是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而此時,顯然不是侯府認為的東山再起的好時機。葉謙看了看老侯爺,對著顧明棠多解釋了一句:“多謝王妃為侯府考慮,隻是侯府弟子現在不合適進軍營。”進去多少都不夠折的。當年,長寧侯府元氣大傷,能保下家中這些人,付出了巨大代價。偏顧明棠像是聽不出來他們話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