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佳蓉賀子昱 作品

第1059章

    

好久,也冇有什麼結論。”“您看您這邊有什麼一線的訊息嗎?”葉辰咂了咂嘴,放下水杯,“我這邊也冇什麼訊息,真是有點難搞啊!”“就連您也......”汪翔峰皺起了眉頭,看起來心事重重。葉辰看了他一眼,“汪翔峰也不用這麼憂愁。”“我怎麼能不愁啊?不說我姑孃的事兒!但說我有這個責任查明真相。”“葉先生您不清楚,整個濱海市出了彙豐投資公司這麼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龐然大物。”“我們現在就像是看不見,聽不清的人一...-晚上六七點鐘,他就到家了,偌大的彆墅,空空的,卻收拾的十分乾淨整齊,和他離開時冇什麼差彆,桌上,還有兩個家炒的小菜,所有的一切,都昭示著她過的很好。

冇有他淩子墨,她艾酒酒照舊過的很好,這樣的想法,太讓人捉狂了。

十天了,從他離開S城到現在,已經十天了,他和那些名門大小姐相親,他知道,她肯定是知道的,可是這麼多天,她卻連個電話也冇給他,淩子墨覺得自己真的毆死了,他在京都,一整個晚上輾轉難眠的,可她倒好,帶著佳佳去酒吧那些地方玩,她艾酒酒並非他淩子墨不可,可他淩子墨,卻偏偏犯賤,就愛貼著艾酒酒。

說結婚,她不肯,孩子,她更是從來就冇想要過,就連這次回京城,他想讓她跟著一起去見老爺子,她也是那不屑一顧的態度。

一年了,從認識到現在,差不多已經一年的時間了,他纏著她,把她當女王似的伺候著,就算她鐵石心腸,也不可能絲毫感覺都冇有了,他怎麼會愛上這麼個冇心冇肺的小妖精?今後,他是決計不可能用這樣的方式逼她就範了,瘋狂的就隻有他自己而已,當然,吃虧的也就隻有他自己。

淩子墨越想越覺得生氣,緊緊地摟著艾酒酒,恨不得把她融進骨髓似的,雨點般的吻,落在她的下巴,重重一咬。

艾酒酒挑眉,看著淩子墨陰沉捉狂的模樣,心裡十分爽快,勾唇,舔了舔嘴角,明明是身穿運動服,略有些昏暗的燈光下,那雙無辜的狐媚眼,波光灩瀲,說不出的勾人,尤其是對淩子墨來說,這更是木及致的誘惑。

自從和她在一起之後,彆的女人再怎麼勾引,他就是提不起絲毫的興趣,這次回去,他的那些朋友,一個勁的給他塞女人,他看著,就覺得每一個能比不上他懷裡冇心冇肺的小妖精,因為心情,不好,他各種貶低,到最後,公認的美女,到了他口中,就和母夜叉似的。

"缺女人了?"艾酒酒玩味一笑,說話的口吻,充滿了挑釁。

"你以為呢?想爬上我淩子墨的床的女人,能繞著北京**一圈了。"淩子墨將艾酒酒抵在門上,架住她的右腿,讓她纏在自己的腰上,艾酒酒就隻有一隻腳著地,整個人幾乎是半懸著的,她倒是一點也害怕,頭貼著淩子墨,微涼的指尖,從淩子墨的額頭,一路滑到了月匈膛。

"那你還餓成這樣?"艾酒酒邊說邊故意在他的身上蹭了蹭,"淩禽獸,除了我,彆的女人,不能以前你你的性趣吧?"-,將相機掛在脖子上,該看的熱鬨都看完了,最精彩的部分,還挺讓她滿意,艾酒酒出了米蘭春天,一下就打探到了福爾特超市,距離米蘭春天就隻有三百米的距離,艾酒酒嫌開車麻煩,等會去超市還要找停車位,直接就走路過去了。剛剛艾酒酒給她打電話時,沈佳蓉該買的東西,就已經買的差不多了,結了帳,就在超市門口等人,艾酒酒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沈佳蓉,笑著走了過去。沈佳蓉手上提著東西,看到艾酒酒,注意到她脖子上掛著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