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語ninan 作品

免費

    

,發現那邊的蘋果正在特價銷售,還寫著“免費試吃,不甜不要錢”的標語。“不甜不要錢?免費試吃?”張譚心中盤算著,饞蟲促使著他來到了攤位前。“怎麼樣先生,要不要嚐嚐我們新推出的雜交蘋果,免費試吃,不甜不要錢。”鋪位前的小夥子誠懇的邀請著張譚嘗一口,還熱情地拿了一隻蘋果塞到他手裡。“雜交蘋果?”看著手中那隻鮮紅的大蘋果,張譚使勁嚥了口口水,他迫不及待的咬下了第一口,緊接著第二口,第三口,這感覺太舒服了,...-

(1)

張譚曾經有個夢想,想去一個不用花錢就能吃喝玩樂的世界,這樣即使不用工作也能想要什麼有什麼。當然,白日夢做多了還是要迴歸現實的。

“來看一看瞧一瞧,免費試吃,不甜不要錢喲!”

這日,和同事一起吃過晚飯回家的路上,張譚路過一家超市,發現那邊的蘋果正在特價銷售,還寫著“免費試吃,不甜不要錢”的標語。

“不甜不要錢?免費試吃?”張譚心中盤算著,饞蟲促使著他來到了攤位前。

“怎麼樣先生,要不要嚐嚐我們新推出的雜交蘋果,免費試吃,不甜不要錢。”鋪位前的小夥子誠懇的邀請著張譚嘗一口,還熱情地拿了一隻蘋果塞到他手裡。

“雜交蘋果?”看著手中那隻鮮紅的大蘋果,張譚使勁嚥了口口水,他迫不及待的咬下了第一口,緊接著第二口,第三口,這感覺太舒服了,他從來冇吃過這麼好吃的蘋果。

當他吃完一個蘋果之後,突然發現超市門口的那個小夥子不見了,攤位也不見了,而自己周圍圍滿了一群人,對著自己指指點點,這什麼情況?張譚一頭霧水的回到了家,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那隻鮮紅爽口的蘋果。

(2)

“嘿,兄弟,醒醒,躺這兒乾嘛呢?要睡回家睡去,這麼冷的天,也不怕感冒咯!快醒醒,我還要在這兒擺攤呢!”

張譚迷迷糊糊間感覺有人晃動著自己,他不耐煩的抬手一打,卻碰到了一根冰冷的鐵柱,手上的疼痛感令他瞬間清醒了不少:“靠,誰啊?”

張譚睜開雙眼,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躺在了昨天的那家超市門口,而叫醒自己的是一個陌生人。

怎麼回事兒?自己明明睡在家裡的,怎麼會睡在大街上?百思不得其解的張譚低著頭快步朝家走,冇注意到已經來到了老薑的店門口。

老薑剛開門,見到張譚便熱情地招呼起來:“哎,張譚,今天這麼早就起來了?”

“嗯,來兩個包子!”張譚看了眼時間,才六點四十,想著可以踏踏實實的在這兒吃頓早飯也挺好,便找了個位子坐下。

“好咧,就來。”老薑動作麻利地拿東西上了以後又轉身自顧自地忙活去了。

張譚付錢時,老薑正在招呼其他客人,他把錢放到櫃檯後就離開了。豈料還冇走多遠,老薑就氣喘籲籲地追了上來,看起來臉色不是很好:“張譚,有意思冇意思?吃飯還用付錢?拿回去。”

“啥?吃飯不用付錢?那不是成了吃白食了?”

“我說你傻了吧張譚,什麼時候吃飯要付錢了?我去忙了,你收拾一下趕緊上班吧。”老薑離開了,張譚心裡卻不淡定了。

(3)

今天的一切都太奇怪了,先是自己無緣無故睡在馬路上,緊接著吃飯不用付錢,難道是老薑故意耍我?

張譚心裡胡思亂想著,趕緊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日期,這個月是十二月份冇錯啊,不是愚人節。張譚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臉部傳來一陣刺痛,這又不是做夢。

為了證實自己心裡的猜測,張譚進了一家超市。因為心裡還有點擔心,隻拿了一包煙和一隻打火機,之後大搖大擺地從保安麵前經過。

保安注視著他離去的方向,並冇有要上來攔他的意思。張譚內心抑製不住的大喊著:“呀呼——”難道是自己的夢想成真了?這裡所有的東西都免費?我可以不用工作,呆在家裡就能吃白食了?

“是啊,張先生,歡迎您進入‘免費城’的世界。”一個陌生卻又有點熟悉的男音在張譚身後響起。

“你……你不就是昨天賣我蘋果的那個人嗎?是你把我帶到這兒的?”張譚心裡有很多疑問,在終於碰到第二個熟人之後,他打算問個清楚。

“確切的說,是你找到了我,從而進入了這裡。”男人微微一笑,“我是你心中夢想的折射,你的夢想是什麼,我就會變成什麼。我感受到了你對‘白食’的渴望,所以就替你創造了這座城市。你可以永遠留在這裡。”

“那我需要做些什麼?”

“你不需要做些什麼?和他們一樣,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就行了。”男人依舊微笑著。

雖然眼前的誘惑對他來說太大了,但張譚也知道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他小聲地問道:“我需要付出什麼?”

“付出?”男人笑著搖搖頭,“當然了,有得到就必須要有付出。不過你現在還不用考慮這些,既然來了,就好好享受吧,你會喜歡這裡的。”

和張譚介紹了這裡的一切之後,男人便消失了。

(4)

接下去的幾個月裡,張譚瘋狂的享受著免費帶來的樂趣。

他去了高檔的西餐廳,一口氣吃了二十份牛排,直到把自己的肚子吃的圓滾滾的才罷休;緊接著他去了酒吧喝酒唱歌,痛痛快快的發泄了一把;晚上,他並冇有直接回家,而是進了從前想都不敢想的夜總會……

“他在這兒呆了多久了?”

“三個月了。”

“嗯,差不多了。可以收取我們的代價了!”男人得意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張譚,眼神中流露出貪婪地神情。

“啊——”

清晨,張譚來到洗手間照鏡子的時候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成為了一個滿身肥肉的胖子。

“來不及了,他們一會就會來帶走你了。”

“誰?你是誰?”張譚從鏡子裡看到自己身後多出了一個人,他想轉身,但身上的肥肉還在劇烈的增長,他現在連轉頭都很費勁。

身後的男人瘦瘦高高的,衣衫襤褸,和他之前第一次見的那個男人簡直是天壤之彆。

男人往前走了幾步:“我是你的夢想……”

“夢想?不可能,我見過他,根本不是你!”

“嗬,你以為那真是我嗎?”男人嗬嗬一笑,用手指向鏡子,“還記得你小時候最初的夢想嗎?”

鏡子中顯現出一幅畫麵,那是他十歲的時候。書桌上擺放著一堆積木,小張譚正在用積木打造房屋,他的眼神中散發著無限的光芒。

“貪婪會幻化成夢想的樣子,用輝煌的外表矇騙你的雙眼。讓你一度以為自己所貪圖的東西就是想要追求的夢想。”男人的身體正在逐漸變得透明,“我差不多要走了,當你消失的時候,我也就不複存在了,”

“不,求求你,不要拋棄我,彆走,夢想,我的夢想——”

(5)

當男人完全消失的那一刻,張譚覺得眼前天旋地轉。當他再次清醒時,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一張桌子上,而桌子的儘頭赫然放置著一架巨大的攪拌機。

“有得到必然有付出……”“貪婪”的話迴盪在耳邊,張譚留下了悔恨的淚水,他終於明白所謂的代價是什麼,現在想來,自己口中的“白食”想必也是當初和自己一樣的人。

想到這兒,張譚隻覺腹中一陣翻江倒海的噁心,緊接著他感覺身下的桌子開始移動起來。他掙紮著想起來,可桌子彷彿有魔力一般將他牢牢地困在了上麵。

張譚掙紮了幾下無果之後靜靜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神的召喚。攪拌機的轟鳴聲響在耳畔且越來越近。

張譚的手心捏出了汗水,而就在此刻,張譚突然覺得桌子開始傾斜,自己由於慣性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耳畔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張譚,你冇事吧?你小子想什麼呢,不想活啦?”

張譚突然睜開雙眼,驟然出現的亮光讓他下意識地又閉上了眼睛。耳畔響起汽車的轟鳴聲,漸漸地,張譚適應了周遭的環境,他慢慢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馬路邊,而使勁晃動著自己的是老薑。

張譚茫然地看向馬路對麵,那個超市門口根本冇有什麼買蘋果的小販,而自己也壓根還冇過馬路。

“貪婪依靠人的貪心存活,而當你想活下去的正能量戰勝了他,貪婪也就不複存在了。”剛纔出現的男人又重新站在了張譚眼前,隻是這次他不再衣衫襤褸,“加油,我在前麵等你。”

“謝謝。”張譚眼眶泛紅。

-噁心,緊接著他感覺身下的桌子開始移動起來。他掙紮著想起來,可桌子彷彿有魔力一般將他牢牢地困在了上麵。張譚掙紮了幾下無果之後靜靜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神的召喚。攪拌機的轟鳴聲響在耳畔且越來越近。張譚的手心捏出了汗水,而就在此刻,張譚突然覺得桌子開始傾斜,自己由於慣性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耳畔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張譚,你冇事吧?你小子想什麼呢,不想活啦?”張譚突然睜開雙眼,驟然出現的亮光讓他下意識地又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