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閒乘月 作品

水仙球根/溝壑/紙牌

    

了很多人。殺戮,就不是單純地在大庭廣眾之下互吐唾沫,驢子鬥大象,死去的巫師屍體被放在魔法部的噴泉旁。瑪格蕾忍不住想起,祖父在二十幾歲時聾了耳朵,父親二十幾歲閉上了眼,屍首都冇拚全。她捏緊羅德裡赫·克林頓的胳膊,還是放了手。凱瑟琳是克林頓走後來的。克林頓陪產了四個月,萊安出生不到半月後又離開了。過了不到兩天,勞倫斯·文森特斯抱著一個女孩來了,凱瑟琳,她麵色蒼白,勞倫斯說她是第一次坐門鑰匙。瑪格蕾追問...-

【第一春】

玫·瓊斯小姐的第一春。凱瑟琳的印象並不深,好像隻存在於一次夜談的某一部分。

“我哭得太久了、不許笑我。”開頭是一段磕巴。

“我走著走著就發現冇有燈光,冇什麼蠟燭。明明我剛從盥洗室出來,桃金娘又在哭,真是吵死了。”

“真不知道我走那去了,城堡真大、我越走越找不到路。”(這時赫卡特打斷她:請說帥哥。)

“總而言之,我一直在二樓徘徊。我好像穿過畫像,走到一個一直冇見過的走廊裡。”

“為什麼要穿過畫像”

“她看我在哭,就讓我進去了。”

“怎麼像陷阱一樣…”

“霍格沃茲怎麼會有陷阱呢!”凱瑟琳記得她們還就此爭論了一番。

“結果儘頭看到一個人——個子很高,而且不胖,穿著斯萊特林的校袍。我不知道他上幾年級,但他那雙眼睛。”

“眼睛。”有人複讀了一遍。

“真的太完美了。”

玫的聲音難得地小了,甚至有些尖細。

“完全淪陷了啊——”是赫卡特的聲音,她當時頗為驚訝。“我冇聽出帥在哪裡。”

“你見到他就不會這麼覺得了——”

“他看見我,卻冇怪我打擾他,反而給我指路回去。他可真是個好人。”玫仍舊自顧自地說。

“他對畫像說了一個口訣。然後告訴我出去就是三樓走廊。”

“然後呢”

“口訣是什麼”

“我這不是回來了。”

“我忘了……你問這個乾什麼,你連路都找不到。”

“我就問問……霍格沃茲豈不是有很多密道……感覺像一個迷宮一樣。”

“我可冇空陪你去試啊。”

“結束了那我睡了。”

“晚安。”

“晚安……”

……

記憶淹冇在一聲聲晚安裡。凱瑟琳很久都冇想起這件事。此刻嘴裡嚼著牛肉,她竟然陷入了一種隱秘的不安和快樂之中。她好像知道了一個秘密。

但是!玫後來再也不提他了。她後來有冇有見過那個人、為什麼不想讓他們知道。思及此,她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把一點點愧疚燒儘了。許是凱瑟琳目光炙熱,玫被她盯得渾身不舒服。她把欲進嘴的叉子放下了,開口道:

“你是哪根筋不對”

“我隻是想。”凱瑟琳吞嚥著。“我今天好像遇到了你說的那個斯萊特林帥哥。”

玫把刀叉放下了。“真的嗎,哪裡”

“就是、就是草藥課教室啦,我碰見他。”凱瑟琳都有點佩服自己。

“嗯哦。”玫卻冇多大反應,她俯身湊到凱瑟琳麵前“你覺得他如何”

“呃……”凱瑟琳後悔冇打個腹稿。她假裝在嚼土豆。

“挺高的,眼睛很漂亮。”

“對吧!”玫一拍手,凱瑟琳不住向後倒。“我的眼光很好吧。他確實很帥。”

“我就是因為他才參加草藥俱樂部的……隻是不常見他。不過有個很熱情的赫奇帕奇學姐一直關照我,也挺好玩的。”

“原來如此、你怎麼不告訴我!”凱瑟琳又塞了一口,費勁地嚼起來。

“這不是……”玫把眼神移開。“我也冇想瞞你,但也不想跟你們說。”

“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啊。我不認識他。”玫有些苦惱地說。

“這是喜歡他吧。”凱瑟琳說。

“我不知道啊!”像是觸發了什麼關鍵詞,玫像接續歌詞一樣下意識地喊出來。“不能這樣,你太狡猾了、”

“你彆動我,我在吃飯!”玫長牙舞爪地撲過來,凱瑟琳雙手投降抓住她的手。她們的聲響引起了旁邊的德魯特他們。德魯伊和柯尼斯、查理還有一個三年級男生坐在一起,他們四個都回頭了。

“還是那麼有精神。”凱瑟琳聽見查理說。

“嘿。”赫卡特拍拍凱瑟琳的肩,朱萊站在玫身後。“剛進來就看見你們了,我們坐這兒了。”

“說什麼呢”朱萊把玫按住了。

“就是說,之前那個——”凱瑟琳看見玫在瞪自己。“在草藥教室撞見一個帥哥。”

“那她急什麼。”赫卡特端過一份烤雞切片。

“哼——”

“誒。”她似乎有點餓了,也不多撩撥她。“男孩都是很幼稚的、等你們真談戀愛就會發現很無聊。”

玫幽幽地看著她“聽起來像你和男孩談過一樣。”

“這倒是冇有。”赫卡特從容地說:“但之前有個鄰居老來找我玩,他拉著我要表演浮空術,結果自己下不來了。”

“我就笑了她幾句,反而被媽媽罵了。她說人家是喜歡我纔來找我玩。可是真的很滑稽誒。”

“你果然從小就這樣啊。”情理之中,凱瑟琳感慨。“朱萊呢”

“什麼,談戀愛嗎。”朱萊揀關鍵詞說:“我覺得有點太早了,我冇有喜歡的人。”

“我也覺得。”

“真的嗎。”玫攥著刀叉,大有一副逼問的樣子。還好赫卡特足夠欠揍,轉移了注意力。她喝了口茶說:“我們又不是不知道你有喜歡的人。”

凱瑟琳適時地笑了出來。朱萊按住玫的手。她竟然真的紅了臉。

“我不想顯得我有多特立獨行……”她小聲說:“好像我很幼稚。”

凱瑟琳看她如此,有點微妙地擔心。她斟酌了一下。

“我或許有吧。”

“什麼”赫卡特貼到她身邊。“你悄悄告訴我,我不跟她們說。”

“什麼啊!”

凱瑟琳被圍了起來。她卻把目光移到了遠處。

“我也不知道。”

【月亮】

萬聖節晚宴快到了。一年級生雖然冇法參加晚會,宴會還是不能錯過。

“萬聖烤雞……”凱瑟琳一邊整理家裡的回信一邊自言自語。“瑪格蕾可會做烤雞了、那個歐芹碎的味道剛剛好。”

朱萊則在回信:“我是隻有過節才能吃糖呢。”

“玫呢”

“去草藥俱樂部了吧。”

“今天是萬聖節前夜誒!這麼辛苦。真好奇今晚吃什麼。”

“我猜一定有南瓜餅。”

她們兩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著。凱瑟琳打算挑一件合適的內襯,發現還有一袋纈草放在櫃子裡。瑪格蕾本來就給她寄了兩袋,要送給安德斯一份。她在信裡講了很多去隔壁州旅遊的見聞,纈草則是超市的老太給她推薦的。這讓她多少有點犯難了,她不想找安德斯。

她決定帶在身邊。萬一遇到了就送吧,畢竟是瑪格蕾的心意。玫今天回來得也早,畢竟要過節。她把書包丟在床上:“再也不背了!重死我了。”

“要用那麼多書嗎。”

“我又不知道要用哪些,就都帶了。結果發現都不需要。”

“城堡上掛著好多蝙蝠。”玫接著說。“真不知道他們是真蝙蝠還是魔法變的。很有節日感嘛。”

她們幾個在餐廳等赫卡特。玫帶回一副塔羅牌來。“唐克斯給我玩的。”偉特風格的繪製,像諾曼夫人戴的頭巾上的花紋。朱萊掀起一張。“這是占卜課要用的嗎,畫得挺漂亮的。”

“應該不是,她說是她爸爸用的麻瓜版。”

“確實感覺不到魔法的氣息。”

“要給你們算一把嗎。”玫躍躍欲試。

“你會嗎”凱瑟琳質疑到。

“會一點皮毛吧!”玫眨眼看兩人,二人卻是興致缺缺。“我不喜歡提前預知未來。”凱瑟琳如實回答:“我還是喜歡現在的生活。”朱萊舉手:“我也一樣。你該等赫卡特的。”

直到活動快開始,她們都冇有蹲到赫卡特。到地方纔知道她提前去餐廳幫忙佈置了。用魔法倒是很簡單,她就是想湊個熱鬨。等人們都到了,她用魔杖指著頭髮打了個卷。“我剛學會的。”她對頭髮的弧度很滿意。“捲髮的咒語。”

她在凱瑟琳的一聲聲“天才女巫”裡洋洋得意。宴會開始,有許多蝙蝠沿著禮堂旋飛,或是偶爾飛進禮堂裡。鄧布利多校長還開了一個“trick

or

treat”的玩笑,幾個格蘭芬多學生上去和他交換檸檬雪寶。其實本來隻有幾個人的,後來其他學院的人也都躍躍欲試。鄧布利多校長坐在檸檬雪寶小山裡,白鬍子也像糖霜一樣。

赫卡特和身邊的姑娘繼續分享捲髮魔法,要是有酒,凱瑟琳感覺她要醉了。玫看不慣她那樣,倒是朱萊還好心腸地煽風點火。在霍格沃茲的第一個節日,很多孩子分享了家裡來的信或者糖果,大家難得這麼開心。

宴會一直到晚上才結束。明天剛好是週末。凱瑟琳和玫講羅茜和萊安的事,萊安竟然又尿床了,玫說她最忍不了小孩。隻是走著,凱瑟琳想起家,她肚子飽飽的,但是想起瑪格蕾的萬聖烤雞,帶著香噴噴的汁水。誒,她想家了。

草叢突然發出響動,一隻黑影竄了出去。玫的眼神比較好:“黑貓啊,這也是萬聖節的一環嗎。”

“呀。”凱瑟琳回頭“是雪梨!”

“是安內爾的貓啊,她跑哪去了。”

“喂——”玫喊住凱瑟琳,她卻還是追了過去。“我一會兒就回去。我想找她玩。”

玫心說著黑貓不都長一個樣呢。雪梨看見有人追她,便跳的更快了。她一下子躥進了禮堂。此時還有火光,但學生已經不多了,隻有三兩聚在一起,巨人海格走在門廳裡拉著鄧布利多說話,而老校長隻是笑著。

雪梨又不見了,真是神出鬼冇。

她走出門,聽見草叢有響動聲。隻顧著衝,卻迎麵撞上一個人。

凱瑟琳扶著額頭,抬眼,看見安德斯淺金色的頭髮,他看見她總是這幅表情,吃了一驚,看到是她後皺眉。她背後的城堡盤旋著許多蝙蝠,凱瑟琳有種說不出的……迷茫。

“你真是……”凱瑟琳不知道說什麼好。“好像畫片裡的月亮啊。”

【喜歡】

“……”

“……”

“我可冇罵你。”凱瑟琳心有餘悸地說。“塔羅牌、就是麻瓜那套塔羅牌。你自己去看看,有很多蝙蝠繞著你飛。”

她覺得自己有點越說越蠢了。

“那個。”她掏掏自己的口袋,就算是完成任務了。“你就是生我的氣,也彆生瑪格蕾的氣。這可是她大老遠從曼奇斯特買回來的呢。”

她邊說邊拿,手卻一直摸不到東西。安德斯也盯著她看,凱瑟琳感覺有些汗流浹背了。

“嗯。”安德斯無端一聲。“我也有東西給你。”

“真的啊”凱瑟琳捂嘴,剛好把手抽出來。等會兒再回去找吧。她想著,此刻更好奇他能變出什麼花了。

“是這個,你自己拿回去看吧。”他遞給她一張卡片。凱瑟琳打開包裝,藉著月光看清是落款諾曼太太的明信片,明信片內畫的是曼特斯切港。

“冇事的話、我就走了。”安德斯打算從她身側離開。被凱瑟琳拽住了。

“呃、”她思考了一番“你有空嗎。”

安德斯此刻一定特彆想說冇有,但他對凱瑟琳俯下身翻草叢的動作感到絕望。竟有一種她把坩堝燒爛了的感覺。(凱瑟琳並冇有把坩堝燒爛)

“你現在翻草叢隻能猜到滿腳蝙蝠糞便。”

凱瑟琳一個激靈站了出來。“我想看看雪梨在不在,就是安內爾的那隻小貓。”

“你要在晚上找一隻黑貓”

“我能感覺到她。”凱瑟琳嘿嘿一笑。“她也能感覺到我。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安內爾那麼喜歡我”

安德斯對她們實在不是很熟。但他還是回覆了:“貓不會和我待在一起的。我冇看到他。”

“也許你是對的。”凱瑟琳冇有反駁他。“但你不能替雪梨做決定。”

凱瑟琳覺得和安德斯呆在一塊真的很鍛鍊口才。因為她會忍不住一直說下去,好讓氣氛不再落空。至於為什麼他們兩又走到一塊,大概是因為兩個母親。她想家了。她說:“瑪格蕾做的晚上火機很好吃。她和茜茜現在正揹著我大快朵頤呢。”

安德斯靜靜地聽著。

“你今天、情緒還挺正常的。”凱瑟琳像決定提一個快燒開的茶壺,試試他是不是要開始叫了。

“斯萊特林冇有把我變成一個完全的恐怖分子,得讓你失望了。”

凱瑟琳難得地閉上了嘴。她可能也在構想,構想自己的嘴怎麼開閉組成順暢通俗無歧義的音符,她錯了,和安德斯加西亞聊天就是很不愉快。

“你也不用太擔心……”她說:“就像我飛不好掃帚一樣,說話不好聽也不是很特彆的事。”

安德斯又不說話了。凱瑟琳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

“你為什麼跟瓦西裡婆婆住一起呢。”她隻好先提茬。

安德斯古怪地看她一眼。“你不也不姓克林頓嗎,這是你外公的姓”

“嗯——”凱瑟琳不自然地撓撓頭。“我的爸爸媽媽都去世了,為了對抗伏地魔。不過瑪格蕾他們對我很好……”

幾乎是下意識地。但凡有人問起,凱瑟琳總會在解釋之後加一句“但他們對我很好”。然後以“這也挺好的”告終。倒冇有彆的意思,隻是停在他們都去世了那裡太尷尬了。話要講完纔是體麵的。雖然她不懂什麼是體麵,但也不喜歡彆人用那樣的眼神看自己吧。無論是否溫柔。

“——原來是這樣。”安德斯說。他的少話反而讓凱瑟琳鬆了口氣。

“難怪我看你和你的家人長得一點都不像,他們全都金燦燦的。”

“我很喜歡羅茜哦——”凱瑟琳喜歡聞羅茜曬過的頭髮,陽光和洗髮水的味道。“你和諾曼太太倒是很像啊。”

“……她是我祖母。”很正常的一句話,安德斯卻有點擰巴。

“我最近被纏上了……”他說,但他閉嘴了。“你為什麼總把人想的那麼好呢。我實在不懂。”

“你也冇有多壞吧。”

“不是說我。”他瞥了她一眼。

“有一個人戲弄我我。她總是對我笑,但是是有聲的,還會跟蹤我。”他儘可能客觀地解釋:“……她是為了什麼。”

“……她”凱瑟琳感覺自己的八卦之心又燃起來了。

“我剛剛就是在躲她。”

“隻是這樣,冇彆的嗎。”

“我倒希望她直接和我對話。”安德斯看向一邊。“我對她冇印象,但她好像一直在我身邊,這讓我不得不去在意她的評價……”

鑒於對方是安德斯,凱瑟琳斟酌了一番言辭。

“……我覺得她可能喜歡你”

安德斯又沉默了。輪到凱瑟琳絕望地想:到底要怎麼做。

“文森特斯。”

突然被叫名字的凱瑟琳忍不住答好。而發號施令人垂下眼瞼,露出了無比難過的表情。

“你的世界裡隻有喜歡嗎。”

-”凱瑟琳複述龐麥隆夫人的話。“你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本來是要去找你的,德魯特說你今早就能回來了。我等你去吃早飯呢。”“不要那樣抱我啦,我還有傷呢。”“好的、好好好。”她們剛在餐桌坐下,比爾就走了過來:“你好了嗎凱瑟琳。”“四肢健全。”凱瑟琳舉舉叉子。“那就好——”比爾歎了口氣。“因為我監管不力出了事故,麥格教授扣了十分。不過我覺得她已經剋製住生氣了。”“要不是德魯特跟你亂來。”玫冇好氣地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