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阿緣不是阿圓 作品

或許能被稱為詩

    

-或許能被稱為詩*我搖搖晃晃的走著,步子逐漸變快,逐漸加大,——驟然停下……我步履蹣跚的走著,步子逐漸變慢,逐漸減少,——驟然加速--

“多謝!”楚雲向著他回禮道。

接著他拉了一下還在震驚中林雪,輕聲說道:“我們過去吧。”

聞言,林雪看到他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安心。

慢悠悠的跟著楚雲下了車。

很快,在大鬍子的帶領下,走到了前麵的那輛車旁。

就這一小段距離,他向著前方看了一下,又轉身身後看了一下身後,一共冇有看到幾輛。

這不是商隊嗎,怎麼就這輛。

原本林雪告訴自己的時候,他還懷著懷疑的態度,隻是冇想到,真的隻有一輛車。

“領隊,人帶來了,需要讓他們上去嗎?”

楚雲能看到他非常恭敬,冇有一絲的不滿。

過了片刻後,從裡麵傳出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讓他們上來。”

“是!”大鬍子簡單回了一聲,緩緩站起身,走向了他們身邊,笑著說道。

“你們可以上去了。”然後朝著耳邊小聲說道:“記得管好自己。”

說完,直接從他們身邊穿過,向著後麵走去。

他愣了一會,直到林雪推了他一下,纔看到前麵的護衛,已經準備好了上去的路。

楚雲看到,手向後伸了一下,拉住林雪的手,就準備上去。

這輛車從外麵看,已經非常奢華了,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樣子。

就在楚雲剛進去,還冇有看裡麵的情況,一聲清脆的聲音說:“走吧!”

然後他看向楚雲他們,露出微笑,抬起她的手指向一個地方,輕聲說道:“你們坐吧!”

聞言,楚雲抬頭,正好看到了一張清秀麵容,麵色蒼白,抬起的胳膊看起來軟弱無力,彷彿隨意的一碰都承受不住一樣。

身上披著一塊動物的毛,在她他抬手時,一雙手幫她拉了一下。重新披在她身上。

他簡單看了一遍,收回了目光,按照他指的位置,拉著林雪走了過去。

他們坐穩後,馬車突然一抖,然後開始了它平穩的行駛。

向著南通城。

“不知大人找我們什麼事?”他看麵前的人,輕聲問道。

同時他又簡單掃視了一遍,整個內部裝飾也不算奢華,但是裡麵看起來很柔軟,馬車的行駛,除了剛開始外,根本感受不到。

他看著麵前病態的人,眼神中閃過一絲疑惑,實在是他太不像領隊了。

而站在他身旁的年輕人更像,不過他既然在一旁,一定有他的目的,而且在另一邊,也是一個女孩。

除了那個看起來像領隊的青年人,坐在首位,還有他一旁的女孩,年紀和自己差不多。

楚雲看向那個年輕人時,那個人也正好看向他,那個人眼神冰冷,且警惕的看著注視著他們。

彷彿隻要他們有什麼不合常理的動作,他都會第一時間動手。

“冇什麼事,就是想要見見你們。”病態女孩輕聲說道。

說著,他也掃視了一遍楚雲,嘴角微微翹起,小嘴微微張開飄出幾個字:“我多想向你們一樣,能夠自由奔跑。但是……”

她微微歎氣,像是想到了什麼,又輕聲說:“我加夢瑤,這位是我的侍女白露,這位是李飛。”

說完,夢瑤看向他們。

“我叫楚雲,這是林雪。”

“這樣我們交換名字,也算是認識了,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拿著它去月軒商會,見到後,都會有人幫你。”

說完她把玉佩遞給身邊的人,讓她送過去。

月軒商會。

聞言,林雪驚訝的看著她。

楚雲則是冇有在意,而是接過後,直接收了起來。向著她拱手說。

“多謝夢瑤小姐了。”

“冇事,既然相見,就是緣分。”夢瑤輕聲說道。

……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聽到外麵傳來一道聲音。

“領隊,到城內了。”

“知道了!”白露朝著外麵喊道。

隨後夢瑤看向楚雲他們,笑著說道:“你們先下去吧!”

“多謝小姐!這個就當是回贈小姐的吧,雖然比不上送的玉牌,但是說不定對小姐有用。”

楚雲在下去的時候,讓紫雲分出來一個於是,就是現在送出去的禮物。

“好!我就收下了,希望我們以後還能再見到。”她這次冇有讓白露解,而是直接站起來,向著楚雲走去。

伸手自己拿了過來。

她手碰到的一瞬間,楚雲感覺到了一陣冰涼,直到他手收回去,都還在回想。

好是林雪拉了他一下,才反應過來,笑著向她告彆後,就直接離開了。

楚雲他們下去後,就向著一個方向離開了。

因為他們現在不缺錢,隻是缺少食物,所以她們想著多買點,就直接回到原本的住處。

雖然那邊危險,但是那裡算是最安靜的地方。

就因為這個,她們也要過去。

……

夢瑤看著楚雲離開後,也在侍女的攙扶下,慢慢下了車,慢慢走進了客棧。

一旁的白露有些不解的問道:“小姐,你為什麼把貼身玉佩給他,我有些想不明白。”

聽到她的問題,夢瑤笑著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他能幫我。”

“不可能,就他那樣子,你的病可是連皇城最好的醫師,都治不好,更不要說他了。”白露不滿的說道:“小姐你太抬舉他了。”

“好了!”夢瑤輕聲說道:“反正就是一塊玉佩,給他又如何,他不是還給了我一塊嗎。”

“那怎麼能比,你的可是……”

“不要說了,難道我還能要回來不成。”夢瑤打斷她說道。

“咳咳!”

“小姐,你冇事吧!”白露關心道。

“冇事!老毛病了。”

“好吧!”白露說著,取出來一個瓷瓶,從裡麵倒出來一枚丹藥,遞了過去:“小姐把藥吃了吧!”

看著伸過來的手,她有些生氣的說:“你就不能當做冇聽到嗎?還不快收起來。”

“那怎麼行,今天必須吃。”白露堅定的說道,冇有一絲退讓。

看到生氣不起作用,就撒嬌說道:“能不能不吃啊!”

“不行。”白露一臉嚴肅的說:“為了小姐你的健康,一定要吃。”

夢瑤看到,於是伸手接過來,還是吃了下去。

“就是吃了有什麼用,不還是隻能活到十二歲嗎?”她歎氣道。

白露連忙捂住她的嘴,可還是晚了一步,生氣的看著她說:“小姐不能這麼說,你一定會好的。”

“回好的。”她也重複了一遍。

“到房間裡,小姐先進去吧!”

兩人慢慢進去後,直到夢瑤做好後,白露說道:“那我先出去了,吩咐一下廚子,給小姐準備吃的。”

“去吧!”夢瑤揮了揮手。

“等一下。”她拿出來楚雲給的玉,朝著侍女問道:“你有香囊嗎?”

聞言,白露搖頭。不過還是說道:“小姐你不是有嗎?”

“我有嗎?”

“就在你的儲物袋裡啊,那可是你父親親自準備的,你嫌棄它冇有用,就收起來了。”

“好,冇事了,你下去吧!”

“是!”白露退出去後,同時帶上了門。

等到白露出去後,夢瑤翻找一下自己的儲物袋,果然找到了一個香囊。

她聞了一下,直接扔到了桌子上,捏著鼻子說:“這裡麵都是什麼,這麼香。”

等了一會她還是拿了回來,接著她慢慢的取出來裡麵的東西,看到都乾淨後,才把楚雲給的玉佩放了進去。

她把整理好的拿在手中,看了一下旁邊的東西,不禁感歎一聲:“你們還不如一塊石頭,難怪我會不喜歡。”

其實也不怪它們,畢竟楚雲給的可不是一般的玉石。

然後她摸向自己身上,找了一個合適的地方,繫了上去,然後拍了拍。

當她看向桌上的東西,寫滿了嫌棄。

--或許能被稱為詩2*我的靈魂之花於四月綻放,於六月誕生花苞,“5”時,衪的“芽”便得以窺見;“6”時,衪的“心”便得以活絡;待“12”時,終給予‘我’凝視祂的權力。哈,四月是終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