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修丸子 作品

走廊風波

    

籠嗎?“砰砰砰”,一陣槍聲響起,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外麵平靜一番後,她跟在隔壁病友身後一起走出來。這不像是精神病院,更像是一所監獄。【記住規則,違者關小黑屋。】聞者的蘇啞微微睜大眼睛。她知道全世界的精神病院都在為醫學院賣命,俗稱“人體研究。”3047年,人均壽命得到前所未有的突破,平均壽命為150年。3050年,世界發生一次钜變,他們似乎達成一個協議,用“廢物”去改變世界。而蘇啞就是廢物的一員。“呦...-

蘇啞重新坐在沙發上,翹著腿漫不經心道:“那刀是我保命的工具,你想收走?”

顧域搖了搖頭,“不是,隻是提醒你這幾天要好好吃藥,我要出去一趟。”

蘇啞擺了擺手,“去吧,小心一點。”

顧域搖頭,真是病得不輕啊。

兩人也算達成暫時的同盟了。

他需要我這個病人,隻是不知道拿來乾什麼。

在他的沙發上休息一會後就被趕走了,蘇啞走出門就看見綠頭男眼神閃躲。

“嘿,姐姐。”

突然身旁竄出一名男子,銘牌上寫著:陳明,17歲。

蘇啞腦中的警鐘一響,越是簡單的人越是危險。

“你有事?”蘇啞問道。

他湊在蘇啞的耳旁低聲道:“顧醫生是壞蛋,他把病人當實驗體。”

“哦,是嗎?”

蘇啞不在意地回道。

“今晚我去你房間,姐姐我們談一談。”眼神大大咧咧地往她胸部瞧去。

蘇啞掃了一眼僅僅17歲的男孩,心裡噁心一扒拉的。

走廊裡全是監控,其中一些被她打過的人都不敢隨意動彈。

蘇啞確定走廊是暫時的安全區,房間是絕對的安全區,他們在這所陽光精神病院設置著怎樣的規則呢。

*

晚飯後回去的路上,蘇啞在走廊散步消食,經過箭雪的身旁,她正目光陰沉地盯著她。

箭雪身上傳來的絲絲血腥味讓人不適。

入夜,她把門給鎖上,就連餘下的縫隙也用玻璃擋住。

扣-扣-扣,扣-扣-扣。

半夜,蘇啞被她敲門聲吵醒。

“哪個神經病。”

“姐姐,快開門,我們聊一聊。”

“聊你媽的聊。”蘇啞罵了一聲後繼續睡覺。

房間隔絕裡麵的聲音,外麵的聲音卻能聽見,真是神經病的設計。

來精神病院的第二天,蘇啞被暴打一頓。

打她的人是箭雪和陳明,一個是因為她晚上不開門,另一個是因為她和她閨蜜有仇。

“賤人,一群賤人。”

蘇啞破口大罵,相比那群精神病,她的素質看上去也冇多好。

蘇啞冇想到顧醫生走後,他們竟然敢放肆起來了。

小黑屋裡一片黑暗,躲進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蘇啞蜷縮在角落。

意誌力慢慢被擊潰,眼神變得迷茫。

腦海裡都是上一家精神病院的經曆,那些被殺死的精神病人,滿地的斷肢,她害怕地縮在角落。

半刻鐘後,蘇啞突然站起身朝門口走去,有節奏地敲門。

小黑屋這地方精神病人根本不敢靠近,陳明站在門口晦氣道:“發病了?”

突然陳明不知道想到什麼,咧著嘴笑。

他從口袋拿出鑰匙,悄咪咪地往小黑屋的大門插上去。

門開出一條小縫,蘇啞手一伸就把陳明捉進小黑屋狂毆,她往身後掏出匕首,對著他就是狂刺。

陳明撕心裂肺的聲音傳出來,箭雪跑了過來。

“蘇啞,住手。”

一片混亂之中,蘇啞看到自己手中都是血,暈了過去。

她殺人了…殺人會被當成實驗鼠,永遠被關在實驗室。

驚醒後她彈坐起來,顧域抱著她安撫。

“冇事,冇事。”手輕拍他的背。

“醫生回來了。”蘇啞語氣帶著討好。

“嗯,我回來了。”

蘇啞抱著他的手,“彆走,我害怕。”

“我不走。”

顧域一字一句地迴應著。

蘇啞慢慢地清醒過來,手還是死死捉著顧域。

“我殺人了。”

顧域瞳孔微微張大,疑惑道:“殺人,殺什麼人。”

“我拿匕首殺人了,他死了,我不要被當成小白鼠進實驗室。”

顧域輕歎一口氣,整理蘇啞淩亂的髮絲,一張驚恐的臉露出來。

他附身在她耳邊,“你冇殺人,那刀隻是玩具刀。”

“精神病院怎麼可能允許帶武器進來。”

蘇啞竹抱著他的脖子,湊在他耳邊,“我帶進來了,而且箭雪身上有狼牙棒。”

拿著水果走進來的箭雪瞪大眼睛,看著自己手上的仙人掌愣神。

顧域轉頭示意箭雪先出去,隨後關上房間門詳細給蘇啞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

意思就是她冇進精神病院時就發病了,躁狂症伴隨著妄想症,把神經病院的人都當成壞蛋。

第一天和綠頭男衝突是因為綠頭男坐在鞦韆上,她也要蕩,兩人發生衝突,綠頭男推了她一下。

箭雪拿著仙人掌走過來鄭重地重複:“大家都是精神病人,要友愛,要團結,要互助。”

而蘇啞聽到的是箭雪要把她關進小黑屋。

陳明隻是個焦慮症患者,對著蘇啞訴說自己苦難的時候,蘇啞以為對方要搞她。

就連小黑屋也是她自己進去的,精神病院冇有小黑屋,那裡是雜物間。

看著電腦呈現的監控畫麵,蘇啞陷入沉思。

顧域用手輕捏一下蘇啞的後頸,“放輕鬆些,冇事的。”

蘇啞悄咪咪地望著他的臉,合著她纔是精神病院最不講素質的人?

因為過度思考,蘇啞沉沉地睡去了。

箭雪站在門口眼眶微紅,不可否認她以前確實是蘇倩雯的好閨蜜。

可現在她一直都是蘇啞的好朋友啊,蘇啞會這樣想是因為她心裡其實一直都不認同她嗎?

這樣一想,箭雪在門口大哭,顧域皺眉。

好不容易纔把人哄睡,她又搞事。

“閉嘴。”

門外的哭聲戛然而止,隻剩下低聲地啜泣。

箭雪見顧域走出門,急切地問:“怎麼樣了。”

“意識還是處於困亂狀態。”

“不是已經吃了兩天的藥嗎?”

箭雪懷疑顧域的專業性。

顧域淡金色的眼眸閃過無語,不回答直接走了。

三樓的精神病人每晚都在談論306的躁狂症病人蘇啞。

“她今天又拿著玩具刀捅來捅去。”

“可不是嗎?當時她把我拖進去時我嚇得要死,那拳頭雖小揍起人來“梆梆”響。”

綠頭男鄙夷道:“我說陳明你也太膽小了,被一個女人揍得嗷嗷叫,丟不丟人。”

陳明本想辯解,發現無從辯解,這位焦慮症患者又焦慮了。

蘇啞坐在房間苦惱起來了,隨著吃藥的時間越來越長,病情也得到穩定,現實和夢境也能分開了。

前天,她看見隔壁分裂症小女孩吃雪糕,以為她吃屎,噁心得給她戳一刀子。遭殃的還有很多人。

最讓她社死的是她竟然拿刀子戳醫生的那裡。

臉上爆紅,尷尬,羞愧。

轉念一想,他一個醫生啥冇遇見過。

她好像有點喜歡顧醫生了,想起早上那事,她還是道歉比較好。

打開門一人走在燈火通明的走廊上,路過304房間,裡麵歡聲笑語。

304是綠頭男的房間,門大大地敞開,蘇啞蹲在門口偷聽。

陳明從廁所回來,看到蹲在門口偷聽的蘇啞。

輕聲道:“不進去一起去玩嗎?”

蘇啞先是嚇了一跳,然後尷尬擺手:“和大家不熟悉,熟悉後再說吧。”

蘇啞走到顧域的辦公室,開門就聽到裡麵在爭吵。

“你瘋了,讓蘇倩雯來精神病院隻會刺激到蘇啞。”

“此事不是你我所能決定的,事已成定局,你也彆叫了。”

蘇啞站在門口,敲門的手頓住。

蘇倩雯要來精神病院,來這裡乾什麼?

箭雪氣急敗壞地走出來,開門暴擊。

“蘇啞…”

“箭雪,你去忙。”

顧域目光帶著審視地看著蘇啞,“來找我的嗎?進來吧。”

蘇啞聞言把辦公室門鎖上,坐到顧域的對麵:“早上的事對不起。”

顧域擺了擺手,“冇事,精神病人嘛,很正常。”

蘇啞餘光盯著他修長的手敲擊鍵盤。

“蘇倩雯要來精神病院是嗎?”

顧域應了一聲,“嗯,這家精神病院有蘇家的股份,來視察幾天也是正常的。”

“還要在精神病院住?”

顧域走到她身前,安慰道:“我是你的主治醫生,你不會有事的。”

蘇啞抬頭,望向他淡金色的眼眸出神。

“好美。”

顧域手輕微顫抖一下,“既然來了順便把藥吃了。”

她不明所以,那麼突然?

他端著水,手裡拿著藥。

蘇啞手伸到他掌心,乖乖吃藥。

隻要和顧域待在一起,她就有極大的安全感。

“醫生,我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

“你不明白的事情明天都能一一給你解答。”

蘇啞想起蘇倩雯,良久後回了一句好。

這一夜她冇有回去306,而是睡在了顧域的大床房。

半夜她被驚醒,後背傳來輕拍的安撫,隱隱約約她看到了顧域的身影又沉沉睡下。

不久,均勻的呼吸聲傳來,顧域這纔打開平板。

上麵的聊天框顯示蘇倩雯。

“顧哥哥,去精神病院住需要帶什麼必需品嗎?”

半夜三更蘇倩雯發一堆訊息,顧域隻覺得無腦,冇事找事。

他隻是手滑無意中打開蘇倩雯的聊天框,平時都是訊息免打擾模式。

“啪”的一聲輕響,平板被他關上,摟著蘇啞睡了。

“晚安,我的未婚妻。”

低語的呢喃帶著眷戀,顧域摟著蘇兩人一夜無夢,睡得深沉。

*

“歡迎蘇家大小姐蒞臨我們的精神病院。”

整齊劃一帶著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入蘇啞的耳朵。

她不耐煩地在大罵。“哪個煞筆這麼裝逼。”

可惜屋裡隔音外麵的人聽不到,她就納悶了。

隔音不應該隔絕外麵的聲音嗎?怎麼隻隔絕裡麵的?

煩躁地揉了揉頭髮看了看熟悉的病床,她怎麼回來了?

她清楚地記得昨夜顧域和她睡了,嘴角微微勾起。

“顧域,你為了我還是一如既往地煞費苦心。”

鏡子前,蘇啞看到自己開心的臉。那是三年來從未有過的笑容。

外麵的聲音直到停止,蘇啞冇有一絲要出去的想法。

她要思考怎麼噁心死他們,就算鬥不過也要氣死他們。

還冇等她行動對方就出擊了。

-了一跳,然後尷尬擺手:“和大家不熟悉,熟悉後再說吧。”蘇啞走到顧域的辦公室,開門就聽到裡麵在爭吵。“你瘋了,讓蘇倩雯來精神病院隻會刺激到蘇啞。”“此事不是你我所能決定的,事已成定局,你也彆叫了。”蘇啞站在門口,敲門的手頓住。蘇倩雯要來精神病院,來這裡乾什麼?箭雪氣急敗壞地走出來,開門暴擊。“蘇啞…”“箭雪,你去忙。”顧域目光帶著審視地看著蘇啞,“來找我的嗎?進來吧。”蘇啞聞言把辦公室門鎖上,坐到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