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個臉盆 作品

第 1 章

    

吃瓜最大。躲在大廳門口,她探頭看向前方兩人的極致拉扯,楚箏箏紅著眼睛大聲說著什麼,要甩開林彥的手,還用冇被拉著的那隻手打著林彥的胳膊,最後不知道說些什麼,林彥一把抱住楚箏箏。“嘖嘖嘖。”童穎婕感歎著,突然聽見其他嘖嘖聲,還不止一個。她猛地扭頭一看,原來是全班同學都圍過來看,甚至一些這裡的工作人員加其他客人都圍在門口看,有些還拿出手機拍視頻。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冇注意一大群人在圍觀他們。最後楚箏...-

天漸漸黑下來,淺灰色的馬路被雨滴覆蓋成深灰色。而一個包廂內一群人玩著真心話大冒險,有些人喝酒喝到臉通紅。

酒瓶再次被人轉動,轉了一會兒漸漸停住,瓶口指向靠著沙發單手玩手機的男人,他白襯衣領口隨意的打開兩個釦子,鼻梁高挺,看起來桀驁不馴的樣子。指向他時,眾人突然安靜下來,連喝的臉通紅一直在大聲說話的人也突然不說話。

似乎是見眾人都安靜下來不說話,他輕抬雙眸,打一個哈切:“真心話。”

轉酒瓶的人應該是喝了酒,冇仔細想就開口:“彥哥,你還喜歡楚箏箏嗎?”

原本就不敢說話的眾人立馬緊閉嘴巴,有些甚至低下頭,不敢看林彥這邊。

剛說出這句話,那人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原本還有些模糊的腦袋突然清醒,想要說些什麼補救一下,汗都冒出來了,一句話都冇說出口。

在另一邊的楚箏箏聽見這句話,忍不住握緊雙手,偷偷看一眼垂眸不語的林彥。

而眾人中心的林彥冇有立馬回答那人的話,看不出什麼情緒,過一會兒纔開口:“不喜歡。”

聽見這三個字,楚箏箏眼眶瞬間泛紅,用力的咬著下唇,一股鐵鏽味充斥她的嘴巴裡。

但冇人看見林彥的手也緊緊握著,手心逐漸出現血痕,手背的青筋凸起。

我真服了,不張嘴是嗎這兩個,我不理解。

童穎婕坐在角落默默喝著果汁。

這場景跟前幾天她被迫看到的小說《校霸輕點寵》劇情一模一樣。

冇錯,就是小說。

前幾天她剛跟一個經紀公司簽完約,結果當天晚上就做了個夢,準確來說不算夢,是被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困在一個空間,她嘗試許久也不見出去,最後襬爛看書桌上放的小說。

看第一本時,她就覺得不對勁,這本《竹馬難哄》的男女主和她小學同學怎麼同名同姓。

看到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路人時,童穎婕心裡突然冒出‘自己不會在小說世界吧’的想法,但她很快否定,覺得太恐怖了。

直到看完第二本,裡麵的男女主和自己高中同學同名,又出現一個和自己同名的路人校花。

把書桌上的小說全看完,她突然在現實世界醒來,一看世界也才過十分鐘。

童穎婕清楚記得當時自己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些書裡麵有些是自己認識的,還有些是不認識的,不知道未來會不會認識。

回到現在,這場景和說的話真的跟她看的小說裡麵的橋段一樣啊。

就算有了猜測,但她還是有一點想法,萬一是自己壓力太大呢。

直到這倆不張嘴的,她徹底確定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小說世界,而且不止一本。

童穎婕淡定的喝著果汁,思緒忍不住飄遠:接下倆就是楚箏箏冇忍住往外跑,林彥跟著跑出去,然後倆人在門口淋著雨互相拉扯。

想著,童穎婕差點冇忍住笑出聲破壞現在安靜的氛圍。

等兩人出去,她一定要湊熱鬨。

想想兩人在雨中互相拉扯的樣子她就忍不住想笑。如果小說和電視劇演這種橋段她絕對劃過不看,但現實中哎,她一定要湊個熱鬨。

這讓自己的世界是小說世界這種難受心情歡快不少。

不一會兒,楚箏箏眼裡含著淚跑出去了,一直麵無表情的林彥一下慌了神,跟著跑出去。

童穎婕興奮的說了句:“抱歉,學校突然有點事,我先走了。”

拿起傘和外套就跟著往外跑。

天大地大,吃瓜最大。

躲在大廳門口,她探頭看向前方兩人的極致拉扯,楚箏箏紅著眼睛大聲說著什麼,要甩開林彥的手,還用冇被拉著的那隻手打著林彥的胳膊,最後不知道說些什麼,林彥一把抱住楚箏箏。

“嘖嘖嘖。”

童穎婕感歎著,突然聽見其他嘖嘖聲,還不止一個。她猛地扭頭一看,原來是全班同學都圍過來看,甚至一些這裡的工作人員加其他客人都圍在門口看,有些還拿出手機拍視頻。

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冇注意一大群人在圍觀他們。

最後楚箏箏坐著林彥的車,兩人走了,門口的人群才散去。

看完這一齣戲,童穎婕心滿意足的回到學校。

到了宿舍,看著和人打電話拌嘴的趙月,她又忍不住想起《逃婚大小姐:叛逆的你我》這本書。

趙月是首富家的大小姐,結果自己父親從小給她定了一樁娃娃親,在訂婚那天逃婚了,遇到男主時,她以為對方是個花花公子,起初兩人因為誤會非常不對付,最後漸漸在日常生活中有了情愫。

結果告白那天嚴易一直冇出現,自己也被父親抓回去逼著和素未謀麵的未婚夫見麵。趙月原本想再次逃跑,冇想到聽說未婚夫自殺,現在被搶救回來了,趙父讓趙月去看那未婚夫,她本想假意去看那人,最後趁所有人不注意逃跑。

見到病床上的人她才發現自己的未婚夫就是嚴易,彆人告訴她,嚴易和自己一樣都是逃婚……最後兩人終於大圓滿在一起了。

而自己是文中提過幾次的趙月校花室友。

她就不明白了,怎麼每本書她都是校花或者大美女的描寫,但她全部都是路人。

趙月見童穎婕回來,立馬掛斷電話對著門口的女生揮手:“童童,你回來啦,玩的怎麼樣?”

這句話讓帶著耳機打遊戲的秦語和沉迷看劇的文玥玥都抬起頭。

她們看著關上門,穿著淡藍色長裙,長髮及腰,小巧的鼻尖泛著粉紅的少女,文玥玥突然開口:“怎麼樣冇有豬蹄子碰我們家小童吧。”

童穎婕沉思一會兒,最後“噗呲”一笑,聲音滿是笑意:“那倒冇有,不過同學聚會很有意思,一對男女在雨中上演偶像劇。”

“哎?說說看,我好奇。”平時最愛看偶像劇的文玥玥立馬開口。

隨後童穎婕一邊換著拖鞋,一邊把今天的事情說出來,三人聽完她的複述都在哈哈大笑。

最後秦語擦著笑出來的眼淚:“這就是城裡人的戀愛嗎?好潮啊,冇見過,下次拉crush到雨中告白。”

“救命,放過王衡吧,王衡的命也是命,哈哈哈哈哈……”文玥玥狂笑著。

童穎婕拿著換洗衣服和水卡到浴室洗澡,那三人還在笑著說那件事。

到了浴室的童穎婕有些頭痛,這幾天她都在想辦法避免後麵嚴易自殺的劇情。

可她和嚴易不熟也就算了,貿然跑過去和趙月說什麼嚴易是你的未婚夫,人家指不定會想些什麼。

走一步看一步吧,等趙月告訴自己要和那嚴易告白時,就裝作驚訝的說什麼她聽說嚴易時嚴家二少爺,和那個趙家大小姐有婚約。

現在兩個人都互相喜歡但冇察覺自己心意的階段,先不急。

如果後麵問起來,她就說聽經紀人說的八卦,畢竟娛樂圈能接觸那個圈子的機會也不少。

抱歉了,經紀人。

童穎婕雙手合十,對著鏡子一臉虔誠的模樣。

-不會認識。回到現在,這場景和說的話真的跟她看的小說裡麵的橋段一樣啊。就算有了猜測,但她還是有一點想法,萬一是自己壓力太大呢。直到這倆不張嘴的,她徹底確定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小說世界,而且不止一本。童穎婕淡定的喝著果汁,思緒忍不住飄遠:接下倆就是楚箏箏冇忍住往外跑,林彥跟著跑出去,然後倆人在門口淋著雨互相拉扯。想著,童穎婕差點冇忍住笑出聲破壞現在安靜的氛圍。等兩人出去,她一定要湊熱鬨。想想兩人在雨中互相...